有TA在,就可以拯救一切不开心

 


▲西红柿牛腩米线


哇这也太诱人了吧


各位小伙伴大家好啊,最近这天气都要把小四热化了,整个人也蔫蔫的没有精神


昨天回到家,从冰箱里翻出了一个西红柿,切成薄片,再撒上一层绵白糖,细软的白糖与西红柿相遇,析出了细胞里的水,渐渐没入点点湿润里,有人戏称为“火山飘雪”。



趁着白糖融化的功夫,捏起一片,入口酸酸甜甜,冰冰凉凉,一口回魂,好像回到了小时候扇着蒲扇纳凉的夏天。


说到西红柿,又怎能不想到国民菜肴——西红柿炒蛋呢?


两种价廉易得的食材,承包了多少人学生时代的食堂回忆。



西红柿浓稠的汁水裹着炒的软嫩的鸡蛋,两者水乳交融,形态上丰润多汁,口感酸甜滑嫩,用来拌饭最好吃不过啦。


看似人人都爱的西红柿,走红之路却不是那么的一帆风顺。



西红柿最早生长在南美洲,因为色彩娇艳,人们对它十分警惕,只供观赏,不敢品尝。后来一个画家,在画西红柿的时候,饥饿难耐,实在忍不住才吃了一个,从此以后西红柿才进入到餐桌之上。


第一个吃西红柿的人是伟大的,是有勇气的,他克服了偏见与禁忌,无意中发现了一种美味。



对于这种南美洲的舶来品,一开始大家是抗拒的。老舍笔下的西红柿虽艳丽,却“有些不得人心的臭味”,按北平话说,叫“青气味儿”,就是草木发出来的那种不好闻的味道,就像个有狐臭的美人。


后来,西红柿因为其价廉易得,入菜酸甜可口,又十分百搭,无意中成就了许多国民美食。



西红柿配鸡蛋,除了炒,还能烧汤,沸出蛋花一朵朵,掩映着红彤彤的番茄,令人胃口大开。



西红柿配牛腩,酸味中和了肉的肥腻,又衬托出了鲜香,让人欲罢不能。


而西红柿牛腩米线,则是我本人的挚爱。精选当季粉红色沙瓤西红柿,果腔饱满,汁液丰盈。



烫水后去皮,露出红亮带着沙沙质感的果肉。



再加入优质澳洲谷饲牛腩肉,小火炖煮,西红柿在长时间烹饪下化身为一锅鲜艳红亮的汤汁,从主角变为配角,在鲜甜的底味中衬托出了牛肉的鲜嫩。


西红柿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,亦蔬亦果,生熟皆可食用。饱满的生命力在甜蜜的满足感和微酸的微刺激间得以展现,才下舌尖,又上心间,再低落的情绪也能被它瞬间抚慰。



想要充满元气的话,吃它没错啦!



西红柿牛腩米线正在热卖中,要吃的小伙伴啦赶快下单啦!


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四有青年餐饮

aixinmian

该用户很懒,还没有介绍自己。